一公司侵害“LV”商标权,还通过行政诉讼拖延不当获利时间
正尚律和 | 2021年03月10日

路易威登马利蒂与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编辑 | 锦鲤


来源 | 知产宝


【裁判要旨】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十三条第三款,将已经注册的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扩展到不相同、不类似商品上。该条文所体现的商标法立法本意,是给予驰名商标相较于一般商标更强的保护,以尊重和鼓励商标背后体现的商誉等无形价值。该条文对于已经注册驰名商标的特殊保护,不仅仅体现在扩展商品上。在相同及类似商品上给予同样的保护,也是该条文的应有之义。


【推荐理由】


本案是同时涉及商业标识权利冲突问题和驰名商标保护问题的典型案例。近年来,部分侵权人以“傍名牌”为目的,在与驰名商标核定使用范围相同或类似的商品类别上恶意注册或受让侵权商标。驰名商标权利人申请宣告被诉侵权商标无效,且行政管理机关作出宣告该商标无效的裁定书后,侵权人通过提起行政诉讼,阻碍驰名商标权利人及时获得救济,以延长获取不当收益的时间。行政诉讼未了结前,驰名商标权利人针对该侵权行为提起民事诉讼,则面临民事诉讼案件可能不会被受理,以及无权在该案中请求认定驰名商标并获得相应力度保护的困境,这对于驰名商标获得及时、充分的保护非常不利。本案二审判决以强化驰名商标保护,严厉打击不诚信的商标攀附行为作为导向,深入领会相关法律的立法精神,正确适用现有法律,对于妥善解决同时涉及驰名商标保护和商业标识权利冲突的纠纷作出了有益探索,有力地保护了驰名商标,打击了恶意注册商标者的不正当行为,净化了市场竞争环境,发挥了正确引导市场主体诚信经营的作用。


【案情介绍】


1986年1月15日,路易威登马利蒂(以下简称“路易威登” )经我国商标局核准取得第241081号“”商标专用权。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18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皮或人造皮革制小旅行袋、旅行包等等。前述商标在不晚于2012年的时候在中国已经成为驰名商标。2015年9月17日,王锐受让第11724660号注册商标,并通过其开设的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王公司)生产、销售使用前述被诉侵权标识的手提包、钱包等产品,销售渠道包括阿里巴巴、淘宝网等网络平台,销售量较大。除了本案被诉侵权商标以外,王锐名下还有多个与“”商标相近似的商标。2018年6月14日,商标局作出裁定宣告第11724660号注册商标无效。锐王公司对该裁定不服,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尚未对该案作出判决。


路易威登起诉至法院,请求认定其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并要求判令锐王公司、王锐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锐王公司抗辩称本案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无权受理。


一审法院认为,在无效裁定作出后,本案不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纠纷,法院应当受理。由于本案被诉侵权商标的商品类别与“”商标核定使用范围相同,故无需认定驰名商标。一审法院认定锐王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判决锐王公司停止侵权,锐王公司、王锐共同赔偿路易威登14万元并驳回路易威登其他诉讼请求。


锐王公司、王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民终1857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住所地:法兰西共和国巴黎杜邦-纳沙大街2号。
法定代表人:迈克尔•布尔克(Michael BURKE),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孟龙,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宫琦,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王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素,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牟晋军,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锐,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素,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牟晋军,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以下简称路易威登)与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王公司)、王锐因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各方当事人均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民初12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8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路易威登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孟龙、宫琦,锐王公司、王锐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原审原告)诉称


路易威登上诉请求:1.在判决书中认定路易威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构成驰名商标;2.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锐王公司、王锐共同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625000元;3.判令由锐王公司、王锐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案件受理费。

事实和理如下:1.本案中应当认定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本案争议不应当适用锐王公司、王锐主张适用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3号文),该司法解释是解决普通注册商标之间的冲突规范文件,而本案所涉的是达到驰名程度的注册商标与普通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无论是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还是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规则,均应当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3号文)第十一条规定,在认定路易威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的基础上,依法判决被诉商标禁止使用并认定侵权。2.一审判决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香妃时尚女包”与“g家女包特卖”两家淘宝店铺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来源于锐王公司及王锐属于认定事实错误。3.一审法院未认定“香妃时尚女包”与“g家女包特卖”两家淘宝店铺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来源锐王公司及王锐,且忽略了锐王公司、王锐的侵权情节及真实维权开支,故判决赔偿金额过低。

上诉人(原审被告)辩称


锐王公司、王锐答辩称:被诉商标与本案商标不构成近似。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不是过低而是过高。请求驳回路易威登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原审被告)诉称


锐王公司、王锐共同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路易威登的起诉或裁定中止审理。

事实和理如下:1.王锐已就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第11724660号注册商标无效的宣告提起行政诉讼,该无效宣告尚未生效,本案仍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应由商标行政主管机关解决。本案应当中止审理,待前述行政诉讼有生效判决后再进行审理。2.被诉商标与涉案商标区别较大,不构成近似,不会造成消费者误认、混淆。3.王锐从案外人处受让被诉商标后使用是基于对我国注册商标制度的信赖,并无主观过错,在使用过程中也并无改变商标样式等不规范使用行为,即使认定构成侵权,一审判决赔偿14万过高。

上诉人(原审原告)辩称


路易威登答辩称:1.王锐称其就商评委关于第11724660号图片注册商标无效宣告已经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就该诉讼作出(2018)京73行初8331号行政判决,驳回王锐的诉讼请求,而无论锐王公司、王锐是否就前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提出上诉,本案也并不属于普通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法院均依法应当对本案争议作出判决。本案争议应当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3号文)第十一条规定,依法判决被控注册商标禁止使用并认定侵权。因此无论商评委关于第11724660号图片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的裁定是否生效,本案均应当依据明确的法律规范作出禁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判决。2.第241081号注册商标与被诉侵权标识构成近似,一审法院已经过比对及详细论述作出前述认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对第11724660号图片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的裁定以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中也作出前述认定。因此被答辩人关于不构成近似的上诉人理由不能成立。3.结合被答辩人提出的其他商标注册申请、在被诉侵权商品上实际使用标识的状态,可以认定其受让被控侵权的注册商标具有十分严重的侵权恶意,且侵权行为准备充分。首先,涉案侵权的第11724660号“图片”图形注册商标由案外人于2012年11月9日提出注册申请,是时路易威登的第241081号“图片”注册商标早已在中国达到驰名程度,具有极高知名度。王锐于2015年9月17日申请受让前述注册商标,并且锐王公司、王锐在实际使用中嵌套入图案呈现的使用状态,与路易威登另一达到驰名程度的第241012号注册商标“图片”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足以见得锐王公司、王锐侵权恶意明显。更为明显的是,王锐除受让涉案侵权的第11724660号“图片”图形注册商标外,还在2013年-2016年间共提出8个商标的注册申请,该8个商标全部构成对路易威登已注册并早已具备极高知名度注册商标的摹仿。综上,锐王公司、王锐的上诉理由完全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其全部上诉请求。

上诉人(原审原告)诉称


路易威登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锐王公司、王锐停止生产和销售使用与路易威登第241081号“图片”驰名注册商标近似的“图片”商标的手提包、钱包、皮带商品;2.锐王公司、王锐销毁其侵犯路易威登第241081号“图片”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库存或待销售的手提包、背包、钱包、皮带商品以及包装盒、包装袋;3.锐王公司、王锐连带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500000元;4.锐王公司、王锐连带赔偿路易威登因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调查费、公证费和律师费等合理开支125000元;5.锐王公司、王锐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关于路易威登主张的第241081号“图片”注册商标权属及该商标知名度、受保护的事实及证据

路易威登系在法国设立的公司,其陆续在多个商品类别上注册取得了“Louis Vuitton”“图片”商标,包括第3类、第9类、第14类、第16类、第18类、第25类、第28类等。经商标局核准,路易威登于1986年1月15取得了第241081号“图片”商标专用权。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18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毛皮、兽皮、生皮、皮革、人造皮革、皮盒子、包皮盒、皮或人造皮革制小旅行袋、旅行包、旅行箱、皮或人造皮革制旅行用服装袋、坤包、背包、手提包、皮或人造皮革制沙滩包、购物袋、(肩)挎包、皮或人造皮革制公文包(箱)、公事箱(包)、小钱袋、钱包、钱袋、钥匙夹、伞、女用阳伞、手杖、拐杖架(截止)。经多次续展,该商标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

路易威登以“图片”申请注册的商标如下:(1)第241022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化妆品、香皂、肥皂、去污剂等,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2)第834552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6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钉、金属钉、金属锁(书包用)、箱包金属零件、箱环、箱扣等,有效期自2016年4月28日至2026年4月27日;(3)第241023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14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纽扣(贵重金属)、金银珠宝制品和服装上珠宝用品等,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 (4)第241026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16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钢笔、铅笔、绘画或书写用笔、墨锭、墨水等,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5)第241029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5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短袜、长统袜、围巾、批件、手套(服装)等,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6)第241025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8类商品上使用,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玩具、跳棋、十五子棋游戏、高尔夫球专用手套,有效期自2016年1月15日至2026年1月14日。

路易威登进入中国市场后,先后在北京市、上海市、广州市、大连市、杭州市等30多个城市设立了约50家专卖店。从2006年至2015年,路易威登对其品牌进行了持续、广泛的宣传。路易威登在《MING青春之星》《服饰与美容》《世界品牌故事(箱包卷)》《路易•威登:一个品牌的神奇》《路易•威登的中国传奇》《路易威登的奢华帝国》《路易威登大图鉴》《2013奢侈品年鉴》《2014奢侈品年鉴》《2015奢侈品年鉴》《路易威登的中国之旅》《时尚芭莎》《今日风采》《时尚》《周末画报》《明日风尚MING》《世界时装之苑》《悦己》《芭莎男士》《嘉人》《羊城晚报》《外滩画报》《重庆晚报》《杭州日报》《东方早报》《深圳晚报》等全国性的杂志、报刊、画报、书籍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各大城市主要刊物上刊登平面广告,宣传带有“Louis Vuitton”“”等商标的商品,并持续对其各地专卖店的开业进行宣传报道。路易威登还在在国内各大城市投放户外广告。路易威登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地的机场、大型商场等投放户外广告,宣传其产品。同时,路易威登通过在中国设立产品展示厅、参加多种大型展会、赞助大型国际体育赛事等以举办各种大型活动的形式,宣传、推广其“Louis Vuitton”“”等商标的商品。

多家机构对路易威登品牌价值及市场声誉进行调查、评估,结果如下:1.(2013)深证字第55507号公证书记载,上海胡润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胡润公司)网站(www.hurun.net)关于“2008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调查”显示“路易威登”为女性最青睐的奢华品牌,在“十大最受青睐的顶级品牌”中位居第二。2.(2014)深罗证字第5671号公证书记载,胡润公司网站“2012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 显示路易威登为“最青睐的送礼品牌”及“最青睐的时尚手表”品牌,“2013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显示路易威登为男性富豪最青睐的送礼品牌。3.(2014)深罗证字第5673号公证书记载,胡润研究院发布“2013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显示路易威登位列2013胡润男性富豪最青睐的送礼品牌前十五名之首。4.(2014)深罗证字第5672号公证书记载,胡润研究院发布“2014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显示路易威登在女性富豪最青睐的送礼品牌中位居第二,路易威登在男性富豪最青睐的送礼品牌中位居第三。5.(2016)深盐证字第3046号公证书记载,胡润公司网站“2016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 显示路易威登为2016胡润男性及女性富豪最青睐的送礼品牌第二名,2016胡润百富至尚优品最青睐的奢华品牌。6.(2014)深罗证字第5674、5675号公证书显示,北方网(www.enorth.com.cn)、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关于2006、2008、2009年“《商业周刊》全球顶级品牌百强”的报道中记载,路易威登在2006年排名第17位,品牌价值176亿美元;2008、2009年均排名第16位,品牌价值分别为216亿美元和211亿美元。7.(2014)深罗证字第5678号公证书记载,朗标公司网站(www.labbrand.com)报道中显示奢侈品牌网络提及率排名揭晓,路易威登、爱马仕及香奈儿居榜首。8.(2014)深罗证字第5679号公证书、(2015)深罗证字第25208号公证书记载,在Interbrand全球品牌顾问(www.interbrand.com)统计的2006、2011、2012、2013、2014年度的INTERBRAND全球最佳品牌排名中,路易威登分别位列第17名、第18名、第17名、第17名、第19名,品牌价值分别为176亿美元、232亿美元、236亿美元、249亿美元、226亿美元。9.(2015)深罗证字第25209号公证书显示,在凤凰网(www.ifeng.com)发布的《全球百大最有价值品牌榜单出炉 路易威登列奢侈品第一名》一文中记载,路易威登位居第19位,但仍占据时尚奢侈品牌中的第一名。10.(2014)深罗证字第5680号公证书、(2014)深罗证字第9210号公证书、(2015)深罗证字第28737号公证书记载,在www.millwardbrown.com网站中发布的2006、2011、2012、2013、2014、2015年度“十大奢侈品牌(Top 10 Luxury)”排行榜中,路易威登均位列第一名,品牌价值分别为195亿美元、243亿美元、259亿美元、227亿美元、259亿美元、274亿美元。11.(2014)深罗证字第5676号公证书记载,《深圳特区报》报道“目前全球研究机构Millward Brown推出的2011年品牌报告显示路易威登成为2011年奢侈品类最有价值品牌”。12.(2015)深罗证字第25206号公证书显示,赢商网发布的《BrandZ 2014 品牌价值榜:LV连续九年称霸奢侈品行业》一文中记载,路易威登在BrandZ的奢侈品排名中连续九年高居榜首,并受到媒体关注和报道。13.(2015)深罗证字第25207号公证书显示,微滴微信头条发布的《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247亿美元的估值仍然是奢侈品的领头羊》一文中记载,路易威登在BrandZ的奢侈品排名中连续十年高居榜首,并受到媒体关注和报道。14.(2013)深证字第55514号公证书记载,贝恩创效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恩公司)网站(www.bain.com.cn)“贝恩观点”2009年至2014年的“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显示2009年、2011中国消费者最想拥有的奢侈品牌中路易威登均排名第一,2012年女性消费者最想拥有的奢侈品牌中路易威登排名第二。15.(2014)深罗证字第5677号公证书记载,贝恩公司网站(www.bain.com.cn)“贝恩观点:2013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中显示2013年一线城市消费者最青睐的奢侈品品牌中,路易威登排名第四。16.(2015)深罗证字第25210号公证书记载,贝恩公司网站(www.bain.com.cn)“贝恩观点:2014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中显示2014年中国内地奢侈品支出,箱包类产品中,路易威登品牌产品列前五名,消费者最想拥有的三大奢侈品牌中,路易威登的提及比例排名第二。

(2013)深证字第55517号公证书记载,工业和信息化部(www.miitbeian.gov.cn)官网域名注册信息查询结果显示,www.hurun.net、www.enorth.com、www.chinavalue.com、www.163.com、www.sznews.com、www.bain.com.cn网站域名已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地址/域名(ICP/IP)信息备案管理系统中备案。(2013)深证字第55518号公证书记载,中国万网(www.net.cn)域名注册信息查询结果显示,www.interbrand.com、www.millwardbrown.com网站域名已在中国万网备案。
北京市、深圳市、上海市、广州市、南京市等地法院曾多次对路易威登的“”注册商标进行民事、刑事司法保护。其中,(2005)深中法民三初字第738号民事判决、(2014)高行(知)终字第3438号民事判决中,路易威登的第241081号“”注册商标均被依法认定为驰名商标。北京市、上海市、重庆市、广东省、浙江省、福建省、湖北省、云南省、江苏省等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曾对“”系列注册商标进行过行政保护。

路易威登还提交了其与路易威登(中国)商业销售有限公司授权关系的《说明》、2006至2012年度路易威登(中国)商业有限公司的工商年检报告、2013至2014年度路易威登(中国)商业销售有限公司的《外商投资企业年度经营状况联合申报书》,用于证明路易威登使用第241081号“”商标的商品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巨大、获利高。

锐王公司、王锐质证后认为:对路易威登享有第241081号“”商标专用权不持异议,但路易威登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商标在被诉侵权标识注册申请日以前已在中国经使用达到驰名的程度,路易威登使用“”商标的商品在中国的销售额、利润率和纳税情况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案无须认定路易威登“”商标为驰名商标。

二、关于路易威登主张的商标侵权的事实及证据

路易威登为指控锐王公司、王锐侵害第241081号“图片”商标专用权,提出了如下证据:

1.(2016)深罗证字第3891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6年12月20日,在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公证处(以下简称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逄施佳使用该处电脑登录淘宝账户;之后,在搜索栏位置选择“店铺”,然后输入“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点击“工商执照图标”, 显示内容有“图片品牌女包”公司名称: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白云区嘉禾聚禾北街6号3楼301A房;经营范围: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等;点击“公司信息”,显示内容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创始于2002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的专业化皮具公司。目前公司拥有多个自主品牌,以销售时尚的皮具产品为主,注重品质与品位的追求,并率先通过ISO9001国际标准质量体系认证,旨在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与服务,是国内极具发展潜力的优秀民族企业之一”等;点击“New Arrivals男士新品特惠价(头层牛皮)”上的商品图片,相关网页图片展示多款包身上标有“图片”标识的男士皮包商品;订购上述其中一款男士公文包商品;然后点击“订单详情”,显示内容有“订单编号:2420187999330231,卖家真实姓名: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宝贝名称:XV2016新款公务包真皮男休闲商务牛皮手提包男单肩斜跨手拎公文包,订单总金额:399元,收货地址:逄小姐,86-15013426701,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15号金丰城大厦A座24层”等信息。2016年12月22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逄施佳使用该处电脑登录进入“我的淘宝”,依次点击“已买到的宝贝”、订单号“2420187999330231”后方的“和我联系”,由逄施佳输入密码后与对方联系人通过阿里旺旺软件进行交流,相关聊天记录显示,逄施佳请求对方联系人帮忙查询前述订单的顺丰运单物流情况,对方联系人回复物流信息显示已经签收,之后,逄施佳表示可能存在他人代收的情形,并请对方联系人将顺丰运单号截图确认物流信息,对方联系人遂发送运单号码为“150764973899”顺丰运单动态截图,显示该快递已签收。

2.(2016)深罗证字第3892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罗湖公证处对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逄施佳收取在“淘宝网”上的“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购买的相关商品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6年12月22日上午,一名穿着顺丰速运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将快递送到罗湖公证处。经逄施佳确认无误后,在顺丰速运快递单上签字并取得快递。该快递的包装盒上有“图片”标识,快递上粘贴有运单号码为“150764973899”的顺丰速运运单,显示内容有“寄件方信息:嘉禾街道106国道长湴牌坊前100米汇铭大厦D栋6楼,陆彬,13738925291”等。收货结束后,该处公证人员对所收快递拆开、清点,拆开后可见该快递内装有咖啡色男士公文包、防尘袋、纸手提袋各一件,上述物品均标有“图片”标识,公文包所附的合格证及标签上亦印有“图片”标识。该处公证人员对上述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封存后物品留存于逄施佳处。上述过程均由该处的公证人员现场监督。另,路易威登提交了支付宝交易电子回单一张,该单据记载逄施佳通过支付宝账号向王锐支付399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即为购买上述被诉侵权商品的费用。

3.(2016)深罗证字第38919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6年12月20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逄施佳使用该处电脑登录阿里巴巴账户;之后,在搜索栏位置选择“供应商”,然后输入“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依次点击“搜索”“公司档案”,显示内容有“经营模式:生产加工“图片”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时尚高档皮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产厂商,公司厂区位于广州白云区嘉禾街道长红双禾庄聚禾北街6号,厂房面积5000平方米,现拥有生产员工150人左右,自创了一套完整的质量控制体系,月产量1万件以上。主要客户群是全国……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联系人:王锐”等;点击“查看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内容有“注册资本:人民币1000万元;经营范围:其他皮革制品制造,皮箱、包(袋)制造,箱、包零售等;企业类型: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锐”等,且该工商注册信息于2016年12月13日通过第三方即中诚信专业认证;点击“进入黄页”,显示内容有“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时尚高档皮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产厂商……月产量1万件以上。主要客户群是全国、日本、北美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公司主要经营业务:1.皮具产品生产加工,并且为其他品牌皮具产品OEM/ODM代加工和贴牌。2.皮具产品的批发销售。3.网络一件代发业务,为没有货源的淘宝卖家和微商提供稳定、优质、合理拿货价格的货源……年营业额:人民币1001万元/年-2000万元/年;品牌名称:XV”等;点击“联系方式”,显示内容有“联系人:王锐先生(总经办、总经理),电话:86-29065541”等;关闭上述页面,然后点击页面中的图片,展示多款标有“图片”标识女士皮包商品;分别点击标题为“工厂批发2016新款欧美品牌潮流女式手提包真皮女包头层牛皮大包”“厂家批发2016新款真皮女包包手提包欧美大牌女式单肩斜跨牛皮大包”“厂家批发真皮女包2016新款牛皮手提包斜跨老花色女士包包单肩包”的商品图片,展示多款包身上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部分图片还反映某明星、某模特在时尚芭莎(BAZAAR)等时尚杂志宣传、推广上述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相关网页还显示有“路易欧威皮具 源自欧洲经典工艺 选用柔软牛皮面料”等字样;依次点击购买前述多款女士皮包商品后,点击“订单详情”,显示内容有“订单编号:2420523998670231,供应商: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购买货品包括:工厂批发2016新款欧美品牌潮流女式手提包真皮女包头层牛皮大包2个(单价为387元)、厂家批发2016新款真皮女包包手提包欧美大牌女式单肩斜跨牛皮大包2个(单价为387元)、厂家批发真皮女包2016新款牛皮手提包斜跨老花色女士包包单肩包2个(单价为399元),订单总金额:2346元,收货地址:逄小姐,86-15013426701,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15号金丰城大厦A座24层”等。2017年1月11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由逄施佳使用该处电脑在“1688.com”登录进入“我的阿里”,依次点击“已买到货品”、订单号“2420523998670231”后方的“查看物流”,显示承运该订单的物流公司是圆通速递,并显示该快递已签收;点开新网页,在地址栏输入“baidu.com”网址,在搜索栏输入“圆通快递”,然后依次点击“百度一下”、第二栏“圆通速递有限公司”,在打开页面的“快件追踪”位置输入“710319839404”,点击“追踪”,显示该快递已于2016年12月22日签收;点击返回页面,然后在“快件追踪”位置输入“710319839406”,点击“追踪”,显示该快递已于2016年12月22日签收。

4.(2016)深罗证字第3892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罗湖公证处对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逄施佳收取在“阿里巴巴”上的“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购买的相关商品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6年12月22日下午,一名穿着圆通速递的工作人员将快递送到罗湖公证处。经逄施佳确认无误后,在圆通速运快递单上签字并取得快递。该快递的包装盒上标有“”标识,快递上粘贴有号码为“710319839406”的圆通速递运单,显示内容有“寄件方人姓名:陆彬(锐王),13738925291”等。收货结束后,该处公证人员对所收快递拆开、清点,拆开后可见该快递包裹内装有女士手提包四件、钱包二件,防尘袋、纸手提袋若干件,上述物品均标有“”标识,上述手提包及钱包所附的合格证及标签上亦印有“”标识。该处公证人员对上述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封存后物品留存于逄施佳处。上述过程均由该处的公证人员现场监督。另,路易威登提交了支付宝电子账单一张,该单据记载逄施佳通过支付宝账号向王锐支付2346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即为购买上述被诉侵权商品的费用。

5.(2017)深罗证字第651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1月5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并由公证人员使用该处电脑点击“360安全浏览器”,输入“ www.taobao.com”网址,在搜索栏位置选择“店铺”,然后输入“香妃时尚女包馆”,依次点击“搜索”“香妃时尚女包馆”,进入淘宝网店,将鼠标移动至“所有分类”位置,点击“所有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多款包身上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题为“奢侈品女包包2016新款百搭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女”的商品,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分为大号、小号两种规格)商品,印有“”标识及“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包装纸箱,部分网页图片还反映某模特在时尚杂志宣传、推广上述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页面陆续显示有“路易欧威原创设计”“XV 国际大牌时尚欧美 时尚优雅高贵”等字样。

6.(2017)深罗证字第651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1月5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并由公证人员使用该处电脑点击“360安全浏览器”,输入“ www.taobao.com”网址,在搜索栏位置选择“店铺”,然后输入“g家女包特卖”,依次点击“搜索”“g家女包特卖”,进入该淘宝网店,相关页面显示有“XV品牌中国独家代理店”“XV男包系列 厂价特供”“XV 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等字样,并陆续展示多款男、女款皮包商品,部分网页图片反映某明星在时尚杂志宣传、推广上述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价为“特价:RMB399.00”的女包,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标题为“【天天特价】香港代购奢侈品子母包真皮经典老花包简约单肩手提包”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价为“RMB360.00”的女包,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标题为“【天天特价】奢侈女包包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印花斜挎包”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价为“RMB387.00”的女包,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标题为“代购奢侈品真皮名牌女包欧美大牌时尚女包W145头层变色牛皮包袋潮”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价为“RMB368.00”的女包,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标题为“大牌女包欧美时尚波士顿枕头包圆桶包简约真皮女包单肩斜挎包手提”的女士皮包商品。上述各款女士皮包、防尘袋及包装箱上均标有“”标识。

7.2017年1月14日至同年1月17日期间的微信聊天记录,该记录内容显示:路易威登的代理人请求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通过朋友验证,对方联系人通过验证请求后,路易威登的代理人向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表示其欲订购多款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钱包及皮带商品,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先是表示“这些款不能网上卖的。如果查处我们会起诉的”,在路易威登的代理人进一步询问货存情况后,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遂表示“网上每个颜色都有”。选定商品之后,路易威登的代理人询问付款方式,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表示可现金付款或者通过阿里巴巴支付。接着路易威登的代理人表示欲通过对公账号转账付款并申请开具发票,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对此表示转账给锐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锐即可,若需要发票,则要加收17%的增值税并需待明年提货。路易威登的代理人最终于2017年1月17日下午14时43分向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确认“下午转账。明天上午来取货”。聊天过程中,对方联系人“王建锐王”还向路易威登的代理人发送了王锐名下尾数为4551的工商银行账号、锐王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广州市白云区国家税务局税务事项通知书、客户报价表截图。

8.(2017)深罗证字第5134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1月18日12时35分许,罗湖公证处公证员及公证人员会同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的委托代理人雷周一同来到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长红西路与一零六国道交汇处汇铭大厦601室“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同日12时40分,雷周联系广州锐王皮具有公司一名自称王姓的男性员工,雷周与该名男子拆开纸箱,验收箱中物品。清点后,该名男子出具《出仓单》二张,并交付纸箱及箱中货品。编号为1001041的《出仓单》载有“XV-09987”等九款不同名称及规格的商品各2件,单据右下角“制单”一栏有“王建”签名,合计金额为3502元。编号为1001042的《出仓单》载有“W27205”等四款不同名称及规格的商品各2件、“XV-09979”商品6件,合计金额为3288元。前述二张《出仓单》出具时间均为2017年1月18日,并在单据右下角合计金额处加盖有锐王公司的公章。包装纸箱及其内的皮包、皮带、钱包上均标有“”标识。雷周还当场取得名片一张、电子发票一张、卡片一张。上述名片正面右上角印有“”标识,其下依次印有“王锐 董事长”“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名片背面中间位置印有“”标识,其下依次印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上述电子发票左上角印有“”标识等内容。上述卡片正面中间位置印有“”标识等内容。同日13时40分,上述货品接收行为结束,罗湖公证处公证员一行持前述货品离开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离开前,该处公证员对所在场地进行观察,并选择性进行拍照。雷周接收货品的全过程由该处公证员及公证人员现场监督。接收货品行为结束后,所接收货品由该处公证员带回该公证处并拍照,再由该处公证员进行封存,拍照并转交雷周带回保管。另,路易威登提交了招商银行电子回单一张,该单据记载雷周通过转账6790元至王锐名下尾数为4551的工商银行账号中,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即为购买上述被诉侵权商品的费用。

9.(2017)深罗证字第22105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4月11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由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钟碧霞使用该处电脑登录淘宝账户;之后,在搜索栏位置选择“店铺”,然后输入“香妃时尚女包馆”,点击“搜索”,然后点击搜索结果“香妃时尚女包馆”,然后将鼠标放置在“所有分类”的“所有宝贝”上,点击“所有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多款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标题为“奢侈品女包包2017新款百搭春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女”的宝贝,相关网页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分为大号、小号两种规格)商品,印有“”标识及“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包装纸箱,部分网页图片还反映某模特在时尚杂志宣传、推广上述标有“”标识的女士皮包商品,并陆续显示有“路易欧威原创设计”“XV 国际大牌时尚欧美 时尚优雅高贵”等字样;点击标题为“手拿钱包女长款2016新真皮日韩拉链零钱多功能简约欧美皮夹子潮”的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图片”标识的女士长款钱包商品,印有“图片”标识及“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的防尘袋、包装纸箱;选购上述商品后点击“订单详情”,订单显示内容为“订单编号:3194043014765869;卖家真实姓名:李权;宝贝:奢侈品女包包2017新款百搭春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女包、手拿钱包女长款2016新真皮日韩拉链零钱多功能简约欧美皮夹子潮包各1个;订单总金额:518元;收货地址:钟小姐,86-18814463101,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深南东路5001号华润大厦2楼”等;点击关闭上述所有页面,在“www.alipay.com”中登录“我是个人用户”,登入支付宝账户;将鼠标放置在第一条交易记录后方的“退款”中,显示内容有“最近交易记录:2017年4月11日订购奢侈品女包包2017新款百搭春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女等多件,支付518元,等待对方发货”等。2017年4月17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由钟碧霞使用该处电脑登入淘宝网中“我的淘宝”,依次点击“已买到的宝贝”“待收货”,分别将鼠标移动至“香妃时尚…”及“查看物流”上,点击“查看物流”,显示内容有“物流公司:圆通速递;运单号码:884725232753950214;2017年4月12日订单已签收”等;点击“确认收货”,页面显示交易成功;点击“待评价”,相关页面图片显示前述两款女士皮包及钱包商品;点击新增空白网页,然后在“360安全浏览器”网址栏输入“快递查询”,并输入相应的圆通速递快递单号“884725232753950214”,查询结果显示该圆通快递已签收;点击新增空白网页,然后在“360安全浏览器”网址栏输入“www.alipay.com”,点击“进入我的支付宝”,然后将鼠标放置在第二条交易记录后方的“详情”中,点击“详情”,显示订单状态为交易成功;点击“电子回单”,然后由钟碧霞选择将文件下载至“桌面”,并点击“打开”,支付宝交易电子回单显示内容有“付款方:钟碧霞;收款方:李权;交易状态:交易成功;付款时间:2017年4月11日;付款金额:518元;摘要:奢侈品女包包2017新款百搭春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女等多件”等。

10.(2017)深罗证字第2210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罗湖公证处对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钟碧霞收取在“淘宝网”上的“香妃时尚女包馆”购买的相关商品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7年4月12日下午,该处公证员与公证员助理会同钟碧霞来到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华润大厦一楼,钟碧霞从圆通速递的工作人员手中收取了一个快递(快递单号为:884725232753950214),钟碧霞确认无误后,签收了该快递,并将取得的邮包当场交给该处公证员。该快递的包装盒上标有“图片”标识,该快递上粘贴有圆通速递运单,显示内容有“寄件:广东广州白云区长湴牌坊汇铭大厦D栋601,020-29065541”等。收货结束后,该处公证人员对所收快递拆开、清点,拆开后可见该快递包裹内装有女士手提包、钱包各一件,防尘袋、纸手提袋、包装盒若干件,上述物品均标有“图片”标识,手提包及钱包所附的合格证及标签上亦印有“图片”标识。包装盒上还印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罗湖公证处公证人员对上述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封存后物品留存于钟碧霞处。上述过程均由该处的公证员及公证员助理现场监督。

11.(2017)深罗证字第22106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7年4月11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由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钟碧霞使用该处电脑登录淘宝账户;之后,在搜索栏位置选择“店铺”,然后输入“g家女包特卖”,点击“搜索”,然后点击搜索结果“g家女包特卖”“ALL/所有宝贝”,相关页面中间位置显示“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并展示多款标有“图片”标识的皮包商品;点击标题为“包包女2016新款奢侈女包印花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斜挎包”的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图片”标识、标价为360元的女士皮包(分为大号、小号两种规格)商品;点击标题为“奢侈品女包正品牌高档真皮老花包包头层变色牛皮单肩手提斜跨女包”的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图片”标识、标价为387元的女士手提包商品;点击标题为“欧美大牌女包香港奢侈品子母包真皮经典老花包气质简约单肩手提包”的宝贝,相关页面图片展示一款包身上标有“图片”标识、标价为399元的女士手提包商品;部分网页图片还反映某明星宣传、推广上述部分款式女士皮包商品;另,上述网页图片亦陆续展示印有“图片”标识及“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的防尘袋、手提袋、包装盒、包装纸箱,还显示有“BRAND/品牌:XV”“风格:欧美时尚”“XV独家印花”等字样;分别选购上述商品,之后点击“订单详情”,订单显示内容为“订单编号:3194384413555869;卖家真实姓名:陆勇;宝贝:包包女2016新款奢侈女包印花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斜挎包、奢侈品女包正品牌高档真皮老花包包头层变色牛皮单肩手提斜跨女包、欧美大牌女包香港奢侈品子母包真皮经典老花包气质简约单肩手提包各1个;订单总金额:1146元;收货地址:钟小姐,86-18814463101,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街道深南东路5001号华润大厦2楼”等;点击关闭上述所有页面,然后在“360安全浏览器”的网址栏输入“www.alipay.com”网址;再由钟碧霞登入支付宝账户;将鼠标放置在第一条交易记录后方的“退款”中,显示内容有“最近交易记录:2017年4月11日订购包包女2016新款奢侈女包印花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斜挎包等多件,支付1146元,等待对方发货”等。2017年4月17日,在罗湖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由钟碧霞使用该处电脑登入“我的淘宝”,依次点击“已买到的宝贝”“查看物流”,显示内容有“物流公司:圆通速递,运单号码:884725247013364355,2017年4月12日订单已签收”等;点击“确认收货”,页面显示交易成功;点击“待评价”,相关页面图片显示前述三款女士皮包商品;点击新增空白网页,然后在“360安全浏览器”网址栏输入“快递查询”,并输入相应的圆通速递快递单号“884725247013364355”,查询结果显示该圆通快递已签收;点击新增空白网页,然后在“360安全浏览器”网址栏输入“www.alipay.com”,点击“进入我的支付宝”,然后将鼠标放置在第一条交易记录后方的“详情”中,点击“详情”,显示订单状态为交易成功;点击“电子回单”,然后由钟碧霞选择将文件下载至“桌面”并点击“打开”,支付宝交易电子回单显示内容有“付款方:钟碧霞,收款方:陆勇,交易状态:交易成功,付款时间:2017年4月11日,付款金额:1146元,摘要:包包女2016新款奢侈女包印花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斜挎包等多件”等。

12.(2017)深罗证字第2210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罗湖公证处对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钟碧霞收取在“淘宝网”上的“g家女包特卖”购买的相关商品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7年4月12日下午,该处公证员与公证员助理会同钟碧霞来到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华润大厦一楼,钟碧霞从圆通速递的工作人员手中收取了一个快递(快递单号为:884725247013364355),钟碧霞确认无误后,签收了该快递,并将取得的邮包当场交给该处公证员。该快递的包装箱上标有“”标识,该快递上粘贴有圆通速递运单,显示内容有“寄件:g家女装特卖 020-29065541 广东广州白云区长湴牌坊汇铭大厦D栋601 (送3个XV-0973)”等。上述收货过程均由该处的公证员及公证员助理现场监督。收货结束后,该处公证人员对所收快递拆开、清点,拆开后可见该快递包裹内装有三款女士手提包各一件及同款(不同颜色)拉链零钱包三件,防尘袋、纸手提袋、包装盒若干件,上述物品均有“”标识,手提包及钱包所附的合格证及标签上亦印有“”标识。包装盒上还印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罗湖公证处公证人员对上述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封存后物品留存于路易威登的代理人钟碧霞处。

路易威登主张上述证据1-12均可证明锐王公司、王锐大量制造、销售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手提包等商品,发展网络代理商,盗用路易威登产品宣传图的图,并由王锐实际收取锐王公司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货款。

13.上海图书馆查阅的《时尚 COSMOPOLITAN》《时装 L’OFFICIEL》等杂志类文献选页,证明锐王公司、王锐盗用路易威登产品宣传图的原图。

14.王锐提出的商标注册申请情况一览表及公示查询信息,证明王锐在申请商标注册上具有明显攀附路易威登商誉的恶意。

15.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工商公示信息及查询信息,显示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6日,是王锐注册的一人公司,证明锐王公司及王锐在宣传中以“香港公司”为噱头,并使用“欧美大牌”等宣传标语,侵权主观恶意明显。

16.路易威登于2017年4月28日利用淘宝网“生意参谋”工具监控锐王公司官方网店、“g家女包特卖”和“香妃时尚女包馆”淘宝店铺共9件不同商品ID的被诉侵权商品自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4月27日销售数据情况(共计11976件)记录及相应时间戳认证文件,证明锐王公司及王锐销售被诉侵权商品数量巨大,侵权情节严重。

17.路易威登利用淘宝网“生意参谋”工具监控锐王公司经营的淘宝店铺、“g家女包特卖”和“香妃时尚女包馆”淘宝店铺共9件不同商品ID的被诉侵权商品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5月2日销售数据情况(共计10893件)记录,并对该监控过程办理了保全证据公证,证明锐王公司及王锐销售被诉侵权商品数量巨大,侵权情节严重。

18.路易威登于2017年9月3日利用淘宝网“生意参谋”工具监控“g家女包特卖”“香妃时尚女包馆”“中国奢侈品女包”“路易欧威”四家淘宝店铺共10件不同商品ID的被诉侵权商品自2017年5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销售数据情况(共计1827件)记录及相应时间戳认证文件,证明路易威登提起本案诉讼后,发现锐王公司及王锐不但未停止被诉侵权行为,反而多发展了两家淘宝分销店铺销售被诉侵权商品,销售巨量巨大,侵权情节严重。

19.安徽开润股份有限公司及上海纽恩特实业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节选),证明同为箱包制造、销售行业的两家规范经营企业的利润率分别为29.04%、36.72%,可据此推定锐王公司的利润率至少为30%。

锐王公司及王锐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4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确认其关联性,确认证据1-4中的两家网店是由锐王公司经营,但是,路易威登所称的虚假宣传与本案无关,锐王公司及王锐均没有利用路易威登商誉的主观意图,反而注重树立自身品牌。被诉侵权商品的外包装标注的企业名称是案外人路易威欧(香港)有限公司,被诉侵权商品的生产者并非是锐王公司。对证据5、6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确认其关联性,“g家女包特卖”及“香妃时尚女包馆”两家淘宝网店并非是锐王公司及王锐经营,不应由锐王公司及王锐为该两家网店的行为承担责任。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微信聊天记录不能证明锐王公司及王锐实施侵权行为。对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锐王公司及王锐生产被诉侵权商品,同时亦不能证明其设立仓库并储存大量的被诉侵权商品。对证据9-12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确认其关联性,“香妃时尚女包馆”及“g家女包特卖”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并非是来源于锐王公司及王锐,他人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行为与锐王公司及王锐无关。对证据13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不确认其关联性,在淘宝网上使用现有图片进行加工是网络宣传的一般手段,锐王公司及王锐仅使用了几张被控图片用于宣传、推广商品,且在使用图片时没有使用路易威登的权利商标,故没有损害路易威登的商誉,路易威登所主张的大量被控图片的使用行为与锐王公司及王锐无关。对证据14中的第11724660号商标的公示信息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但认为锐王公司、王锐系属合法使用“”商标,不具备侵权的主观恶意,对证据14中的商标注册申请情况一览表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确认;对证据15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确认路易威欧(香港)有限公司是王锐在香港合法注册的公司,在宣传、推广被诉商品时确有使用路易威欧(香港)有限公司名称,但不能据此证明锐王公司、王锐具有侵权恶意,亦不能证明被诉侵权商品是由锐王公司及王锐生产的;对证据16-18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路易威登利用“生意参谋”工具监控所得销售数据或经过修改,或与本案不具备关联性,应予以排除,且“g家女包特卖”“香妃时尚女包馆”“中国奢侈品女包”“路易欧威”四家淘宝店铺均与锐王公司、王锐没有关联关系;对证据19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但不同公司的利润率会有所区别,某两家公司的利润率不能成为箱包制造销售行业利润率的代表,相关利润率数据与本案无关,应予以排除。

三、关于锐王公司及王锐提出的不侵权抗辩的事实及证据

锐王公司及王锐共同辩称其是在核定商品范围内合法使用“”商标,没有侵害路易威登的“”商标专用权,为此提出如下证据予以证明:1.第11724660号“”商标注册信息;2.第11724660号“”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3.第11753539 号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4.第9980383号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5.第12155436号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6.第16169985号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上述证据1-6均用于证明被诉侵权标识的设计者,申请者均不是王锐,王锐是从各个案外人处受让包括“”商标在内的系列图形商标,合法享有上述商标的专用权。

7.“”品牌创作理念,“X”是约定的未知数,代表无限可能性,“V”是英文“victory”的首字母,意为“胜利”,即“”意义是把无限可能性变成唯一性即成功,证明“图片”商标并非是对路易威登“图片”商标的复制、摹仿或翻译。

8.关于保全香港(博客思)XV女包店涉嫌侵权证据的公证书及律师函,证明网络上有侵害王锐商标权的店铺。

9.2016年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纳税调整报告,拟证明锐王公司经营规模小,2016年期间处于亏损状态,没有获得利益。

路易威登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至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是对以上证据的证明目的有异议,王锐在众多商标中有针对性地选择与“图片”商标构成近似的“图片”商标受让,便体现其有意摹仿“图片”驰名商标获得不当利益的主观恶意;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予确认;对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亦难以排除锐王公司、王锐与案外人存在串通的情形;对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合法性、关联性不予确认,该报告是锐王公司单方委托出具,其反映的内容与事实不符,且未反映王锐所收款项的具体流向,但是,路易威登提交的证据却足以证明锐王公司的财产已经与王锐的财产混同。

四、关于路易威登主张的维权合理费用的事实与证据

路易威登公司主张其为本案维权而支出了律师费、公证费、资料打印费等费用,并提交了如下证据予以证明:

1.委托代理合同一份及律师费发票一张,金额为200000元,备注一栏注明“诉广州市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路易威登在本案中主张律师费为100000元。

2.公证费发票七张,金额共计1862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本案公证取证费用。

3.上海图书馆文献服务部《付款通知》一份及资料费发票一张,金额为24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查阅杂志类文献选页费用。

4.驰名商标证据准备费用,具体包括:(1)公证费发票一张,金额为20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路易威登专卖店官网页面公证费用;(2)公证费发票一张,金额为30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深圳市路易威登专卖店公证费用;(3)公证费发票两张、广深高速通行费发票三张、油费发票一张,金额分别为6000元、123元、32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广州市路易威登专卖店公证及交通费;(4)公证费发票一张,金额为120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含上海市路易威登专卖店公证支出费用6000元;(5)公证费发票一张,金额为416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含北京市路易威登专卖店公证费用2080元;(6)公证费发票四张,金额共计616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其与国际足联合作的媒体报道公证费;(7)公证费发票十七张,金额共计2602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涉案网站排名公证费用;(8)文献查询费发票四张,金额共计247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上海图书馆文献查询费用;(9)打印装订费发票一张,金额为2272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其准备驰名商标证据打印、装订费用。上述路易威登准备驰名商标证据过程中所支出的各项费用共计78675元,同时,路易威登明确表示其提交的部分关于驰名商标认定的证据在其他案件中亦有使用,亦明确表示其在本案中主张该部分准备驰名商标证据的费用金额为9800元。

5.公证费发票五张,金额共计12000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本案公证取证费用。

6.深圳增值税普通发票一张,金额为5337元,路易威登主张该费用为准备本案诉讼材料所支出的打印装订费。

7.购买被诉侵权商品的费用共计11217元(399元+2364元+518元+1146元+6790元)。

庭审中,路易威登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各项维权合理费用共计125000元。

锐王公司及王锐质证后认为,路易威登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实际支付律师费,故对路易威登主张的律师费不予确认;对公证费发票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不确认路易威登主张的公证费用均与本案有关;对上海图书馆《付款通知》及资料费发票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该项费用应当剔除与本案无关的部分;对准备驰名商标证据的费用不予确认,该部分证据在大量案件中重复使用,分摊到本案中的支出微乎其微;对查询费及打印费不予确认,不属于本案的维权合理支出;路易威登没有举证证明被诉侵权商品均来源于锐王公司及王锐,故对购买被诉侵权商品的费用亦不予确认。

五、其他事实情况

案外人欧派时尚中国有限公司于2012年11月9日向商标局提出被诉侵权标识“”的注册申请。被诉侵权标识“”的商标注册证编号为第11724660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8类中的动物皮、仿皮革、旅行包、钱包(钱夹)、背包、裘皮、旅行包、手提包、伞、人造革箱、家具用皮装饰商品上,商标专用期自2014年4月14日至2024年4月13日止。王锐于2015年9月17日申请受让被诉侵权标识的商标专用权,商标局于2016年10月27日核准被诉侵权标识的商标专用权转让注册。

路易威登于2017年7月19日对王锐第11724660号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依法审理后,于2018年6月14日作出关于第11724660号商标予以无效宣告的裁定。王锐已就该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8年8月15日立案受理,该商标行政纠纷案案号为(2018)京73行初8331号。

锐王公司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18日,王锐为其唯一自然人股东,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其他皮革制品制造;皮箱、包(袋)制造;服装批发;鞋批发;帽批发;货物进出口(专营专控商品除外);技术进出口;商品批发贸易(许可审批类商品除外);箱、包批发;箱、包零售。

路易威登在获取本案相关侵权证据后,认为锐王公司及王锐涉嫌侵害路易威登第241012号商标的相关权利,故路易威登另案提起维权诉讼,该案案号为(2017)粤73民初1105号。之后,因锐王公司对该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成立,该案已被裁定移送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审理。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涉外商标专用权侵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的规定,知识产权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本案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地在我国领域内,即被请求保护地为我国领域内,故应以我国法律作为本案准据法。路易威登是第241081号“”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其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到我国法律的保护。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焦点问题为:一、本案是否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二、本案是否需要认定驰名商标;三、被诉侵权行为是否侵害路易威登“”注册商标专用权;四、若构成侵权,锐王公司、王锐应当承担何种民事责任。

对于上述争议焦点,一审法院认为:

一、本案不再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

本案起诉阶段,被诉侵权标识“”的商标注册证编号为第11724660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8类中的动物皮、仿皮革、旅行包、钱包(钱夹)、背包、裘皮、旅行包、手提包、伞、人造革箱、家具用皮装饰商品上,路易威登“”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亦是第18类,因此立案时本案属于两个注册商标之间争议。但是,诉讼过程中,商评委于2018年6月14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以下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裁定第11724660号“”商标予以宣告无效。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宣告无效的注册商标,由商标局予以公告,该注册商标专用权视为自始不存在。现因第11724660号“”注册商标已被商评委予以宣告无效,故该注册商标专用权视为自始不存在。根据情势变更原则,本案应依据新的事实予以裁决。由于王锐不再享有被诉侵权标识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本案已经不再属于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对于锐王公司、王锐认为本案属于注册商标之间争议的抗辩理由,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本案没有认定驰名商标的必要性

认定驰名商标,是对商标驰名的客观事实在个案中的法律确认,只有在商标驰名是构成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要件事实时,才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在下列民事纠纷案件中,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事实根据,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认为确有必要的,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一)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诉讼;(二)以企业名称与其驰名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诉讼;(三)符合本解释第六条规定的抗辩或者反诉的诉讼。上述司法解释对于需要认定驰名商标的民事纠纷案件类型作出了规定,又在第三条规定了不需要认定驰名商标的情形,从不同角度对驰名商标司法认定的适用范围作出限定。由此可知,一般而言,法院只有在审理涉及请求停止侵害驰名的未注册商标、驰名的注册商标跨类保护以及有关企业名称与驰名商标冲突的侵害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民事纠纷中,才可能涉及认定驰名商标。在当事人提出的司法认定驰名商标的案件中,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等均无需对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

本案中,路易威登第241081号“”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18类,包括皮革、皮或人造皮革制旅行用服装袋、坤包、背包、手提包等,而被诉侵权标识“”亦是使用在手提包、钱包等商品上,两者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不需要对路易威登的权利商标进行跨类保护,且被诉侵权注册商标“”已被商评委宣告无效,故被诉侵权行为的成立与否不再以路易威登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为事实基础,鉴此,一审法院对路易威登“”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不予审查和认定。

三、锐王公司侵害了路易威登“”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锐王公司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与路易威登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容易导致混淆误认

《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如上所述,被诉侵权标识“”使用的手提包、钱包等商品与路易威登 “”商标核定使用的包、背包、手提包、毛皮、人造皮革、旅行箱等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第十条,法院认定商标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的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本案中,路易威登提交的现有证据足以证明其手提包等商品已经在中国大陆销售多年且销售范围广泛,经比对,被诉侵权标识“”与路易威登“”注册商标在文字构成、表现手法、设计风格、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近似程度较高,当被诉侵权标识“”与路易威登“”注册商标共存于市场的情况下,极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于路易威登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二)锐王公司生产、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

据查明的事实:1.(2016)深罗证字第38918号公证书中淘宝网店的工商执照显示经营者为锐王公司,相关网页显示“图片品牌女包”“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的专业化皮具公司”等内容,网页图片展示多款男士公文包包身上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经公证购买的男士公文包包身上亦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

2.(2016)深罗证字第38920号公证书中经公证收货的男士公文包、包装袋、包装箱上均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

3.(2016)深罗证字第38919号公证书中锐王公司阿里巴巴网店的“公司档案”中显示“经营模式:生产加工”“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时尚高档皮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产厂商”等内容,“进入黄页”中显示“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时尚高档皮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产厂商……月产量1万件以上”等内容,网页图片展示多款女士手提包包身上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经公证购买的女士手提包包身上亦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

4.(2016)深罗证字第38920号公证书中经公证收货的女士手提包包身、包装袋、包装箱上均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

5.(2017)深罗证字第5134号公证书载明路易威登的代理人来到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长红西路与一零六国道交汇处汇铭大厦601室“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并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提取皮包、皮带、钱包等商品,当场取得的二张《出仓单》加盖有锐王公司的公章,其中一张《出仓单》有“王建”的签名;名片正面右上角印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其下依次印有“王锐 董事长”“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名片背面中间位置印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其下依次印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等字样;电子发票的左上角及卡片正面的中间位置印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当场提货的皮包、皮带、钱包及其包装纸箱上亦均标有被诉侵权标识“图片”。同时,路易威登提交的反映上述皮包、皮带、钱包等商品购买过程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对方联系人为“锐王王建”,并显示有锐王公司营业执照副本、税务事项通知书截图。

上述事实,除微信聊天记录以外均为公证书记载的内容,锐王公司、王锐无相反证据推翻,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锐王公司、王锐确认微信聊天记录的真实性,同时确认锐王公司通过其经营的淘宝网店、阿里巴巴网店对外销售使用被诉侵权标识“图片”的手提包、钱包等商品,并致力于推广、宣传被诉侵权标识“图片”,但是却否认锐王公司具备生产能力。一审法院认为,锐王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皮革制品、皮箱、包(袋)的制造,且在其自营的两家网店内宣称经营模式为生产厂家,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当认定锐王公司所销售的使用被诉侵权标识“图片”的手提包等商品系由锐王公司生产。

至于路易威登指控“香妃时尚女包馆”“g家女包特卖”“中国奢侈品女包”“路易欧威”四家淘宝网店销售的使用被诉侵权标识“图片”的手提包、钱包等商品是来源于锐王公司及王锐一节,锐王公司、王锐对此予以否认,且涉案公证书显示“香妃时尚女包馆”及“g家女包特卖”两家淘宝网店的实际经营者并非是锐王公司或者王锐,路易威登并未向上述网店的实际经营者主张权利,现有证据不足以直接证明上述四家淘宝网店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确系来源于锐王公司及王锐。至于路易威登指控锐王公司及王锐盗用其宣传原图进行虚假宣传、攀附商誉等问题,本案系属商标侵权纠纷,路易威登未主张锐王公司及王锐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因此一审法院对上述问题不予置评。

综上,锐王公司生产、销售上述使用被诉侵权标识“图片”商品的行为,侵害了路易威登第241081号“图片”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至于路易威登提出的锐王公司及王锐处仍有大量的库存或者待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的主张,因路易威登未充分举证证明,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四、王锐应当对锐王公司的侵权债务负连带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锐王公司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王锐是其唯一自然人股东兼任法定代表人。在案证据表明,路易威登提供的多份电子交易回单反映其代理人通过支付宝账户、银行账户向王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银行账户支付多笔款项,上述每笔款项的具体金额与涉案公证书、微信聊天记录及出仓单记载的对应订单金额相互吻合,据此可认定锐王公司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的货款是由王锐实际收取。王锐以个人银行账户收取锐王公司货款,造成锐王公司财产与王锐个人财产混同。且王锐并未提交证据证实其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彼此独立,亦无举证证明其将收取的货款归还给锐王公司,故王锐应当对锐王公司的侵权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至于锐王公司提交的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纳税调整报告,未反映相关货款的具体流向,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损失数额的确定。2013年《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路易威登虽然提交了利用“生意参谋”工具的监控若干淘宝网店的销售数据及案外人披露的同业经营数据,但是上述财务数据均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鉴于路易威登未能提供具体的损失依据,亦未能提供锐王公司、王锐因侵权获利的证据,同时亦无权利人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可供参考。因此,综合考虑本案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被诉侵权商品的价格及销售渠道、路易威登“”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路易威登为制止侵权而支出了公证费、律师费、购买被诉侵权商品等合理费用,同时兼顾考量路易威登提起两起关联的维权诉讼等因素,一审法院酌情确定王锐及锐王公司共同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140000元。路易威登所主张的损失赔偿金额超出上述金额的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中华人民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规定判决:

一、锐王公司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侵犯路易威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锐王公司、王锐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140000元;

三、驳回路易威登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050元,由路易威登负担3899元,锐王公司、王锐共同负担6151元。

二审法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香妃时尚女包馆网店销售页面显示,“奢侈品女包包2016新款百搭夏季真皮老花简约品牌单肩包斜挎女包V”一款被诉侵权产品的交易成功数量为483个,销售单价为360元;g家女包特卖网店销售页面显示,该店被诉侵权产品“奢侈女包包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单肩包印花斜挎包”的交易成功数量为182个,销售单价为360元,该店被诉侵权产品“奢侈品女包正品牌高档真皮女包老花包包头层变色牛皮单肩手提斜挎女包”的累计评论为1263条,交易成功数量为82个,销售单价为387元,该店被诉侵权产品“包包女2016新款奢侈女包印花真皮老花包手拎大包品牌点检包斜挎包”的交易成功数量为99个,销售单价为360元。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1.本案是否应当中止审理。2.本案是否确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若有必要,涉案“”注册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3.锐王公司、王锐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侵害路易威登涉案注册商标权。4.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是否适当。

一、关于本案是否属应当中止审理的问题

路易威登以锐王公司、王锐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被诉侵权注册商标与其“”商标近似为由,向行政主管机关申请宣告被诉侵权注册商标无效。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商评委于2018年6月14日作出裁定,宣告被诉侵权商标即第11724660号“”商标无效。王锐不服该裁定,提起行政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四十六条规定,“法定期限届满,当事人对商标局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决定不申请复审或者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复审决定、维持注册商标或者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裁定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商标局的决定或者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复审决定、裁定生效”,由此可见,本案中,由于王锐就前述裁定提起行政诉讼,该行政诉讼未作生效判决,故前述裁定并未生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告知原告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一条”)规定,“被告使用的注册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复制、摹仿或者翻译原告驰名商标,构成侵犯商标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判决禁止被告使用该商标,但被告的注册商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对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一)已经超过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请求撤销期限的;(二)被告提出注册申请时,原告的商标并不驰名的”。本案中,虽然,在“”注册商标核定商品上注册的被诉侵权注册商标由于与前者近似而产生的争议,不属于法院应当处理争议的范围。但是,如果涉案注册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且该商标权人依据前述《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向法院起诉的,则符合起诉的条件,属于法院应当处理的争议。本案中,路易威登诉请法院认定,在被诉商标注册时,“”注册商标已经是驰名商标,且被被诉侵权行为所侵害。法院依据《解释》第十一条受理本案,并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在路易威登系依据《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请求保护其涉案驰名商标的情况下,本案亦无需等待被诉侵权注册商标的无效宣告程序结果。因此,本案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诉法》第一百三十条规定的 “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情形,本案无需中止审理。

二、本案是否确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若有必要,涉案“”注册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项规定,“在下列民事纠纷案件中,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事实根据,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认为确有必要的,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一)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诉讼……”。本院认为,驰名商标保护的本质在于对驰名商标给予更强保护,既然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对在非相同、非类似商品上的侵害商标权行为都可以通过认定驰名商标予以保护,举重以明轻,在相同和类似商品上当然可以给予驰名商标更强的保护。本案中,路易威登主张其涉案第241081号“图片”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被诉侵权行为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侵害涉案驰名商标商标权。而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被诉侵权注册商标仍为有效注册商标,路易威登无法以“图片”注册商标是一般注册商标为由,禁止被诉侵权注册商标的使用。锐王公司、王锐甚至以被诉侵权商标属注册商标为由,抗辩称本案不应立案。因此,本案有必要审核“图片”注册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驰名商标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作为处理涉及商标案件需要认定的事实进行认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本案中,路易威登为证明其第241081 号“图片”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提交了以下五个方面的证据:1.路易威登相关品牌排名及品牌价值评估,例如胡润公司的“2008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调查”显示“路易威登”为女性最青睐的奢华品牌;2.涉案商标的注册和持续使用情况,路易威登自1986年1月15日取得该商标专用权后,经过多次续展,目前有效期至2026年1月14日;3.涉案商标的宣传及推广情况,可见自2006年起,路易威登对其品牌在多种全国性刊物进行了持续、广泛的宣传,宣传内容包括使用“图片”注册商标的商品;4.涉案商标受保护的记录,该商标还通过司法途径多次被保护,例如(2005)深中法民三初字第738号民事判决认定“图片”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5.路易威登公司在中国开设专卖店的情况。本院认为,以上证据能够证明,在被诉侵权商标的申请注册日即2012年11月9日之前,随着路易威登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中国多个城市先后开设专卖店,“图片”注册商标通过多年持续使用和宣传推广,已是一家在中国境内享有盛誉的奢侈品公司,已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悉。本院在全面审核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以及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基础上,认定路易威登公司在本案中所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图片”注册商标在被诉侵权商标申请注册前已达到驰名状态。

三、关于锐王公司、王锐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侵害路易威登涉案注册商标权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解释》第十一条规定,“被告使用的注册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复制、摹仿或者翻译原告驰名商标,构成侵犯商标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判决禁止被告使用该商标,但被告的注册商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对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一)已经超过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请求撤销期限的;(二)被告提出注册申请时,原告的商标并不驰名的”。本案中,锐王公司、王锐上诉称被诉侵权标识与涉案商标区别较大,不构成近似。对此,本院认为,被诉侵权标识“图片”使用的手提包、钱包等商品与路易威登 “图片”商标核定使用的包、背包、手提包、毛皮、人造皮革、旅行箱等商品属于相同种类商品。将被诉侵权标识“图片”与路易威登涉案“图片”注册商标相比对,二者均由两个字母叠加且其中有两条线段平行的方式构成,其中一个字母均为“v”,被诉侵权标识中另一字母“I”与路易威登涉案商标中另一字母“L”字形近似,前述字母的字体相同,二者在设计风格、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近似程度较高,被诉侵权标识构成对涉案商标的摹仿。在“图片”注册商标已在中国大陆使用多年,且属于驰名商标的情况下,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相关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而且,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被诉商标与“图片”驰名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进而贬损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致使路易威登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因此,锐王公司、王锐的前述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锐王公司、王锐上诉主张被诉侵权标识是经过核准注册的商标,其使用该商标不构成侵权。对此,本院认为,首先,被诉侵权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是2012年11月9日,路易威登申请宣告该商标无效的时间是2017年7月19日,并未超过商标法规定的请求撤销期限;其次,本案中的证据显示“图片”注册商标在2012年前已在中国境内成为驰名商标,原商标权人在申请注册被诉侵权商标时,以及王锐受让该商标时,均不可能不知晓涉案“图片”注册商标的驰名情况。由此可以推定,锐王公司、王锐实施该行为时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依据《解释》第十一条“被告使用的注册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复制、摹仿或者翻译原告驰名商标,构成侵犯商标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判决禁止被告使用该商标,但被告的注册商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对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一)已经超过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请求撤销期限的;(二)被告提出注册申请时,原告的商标并不驰名的”之规定,锐王公司、王锐前述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四、关于一审法院判决赔偿的金额是否妥当的问题

1.g家女包特卖、香妃时尚女包馆取得的产品是否来源于锐王公司

路易威登上诉称应当认定g家女包特卖、香妃时尚女包馆取得的产品是来源于锐王公司,而一审法院对此未作出正确认定,影响了赔偿数额的确定。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第二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本案中,路易威登公证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时,是在锐王公司工作人员处获得前两家网店店址,且该两家网店发货地址与锐王公司接受提货的地址一致,两店展示产品的方式及销售的商品一致,被诉产品包装上均标有“图片”标识,并印有“路易欧威皮具(香港)有限公司”字样。本院认为,综合考虑前述事实,即使由于前述网店登记的经营者并非锐王公司,难以确认前述网店是锐王公司经营,但根据现有证据及事实亦足已认定该两网店与锐王公司存在紧密合作关系,路易威登在前述两家网店购买的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锐王公司。路易威登的该上诉理由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2.关于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路易威登主张锐王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625000元。路易威登提交了利用“生意参谋”工具获得若干淘宝网店的销售数据及案外人披露的同业经营数据,但是,其未能证明上述监控过程所取得的数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对此不予采纳。路易威登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具体的损失,其提供的证据亦不能证明锐王公司侵权获利,亦未举证证明本案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因此,本案适用法定赔偿确定侵权赔偿数额。本院特别注意到以下因素:1.路易威登 “”商标的知名度极高,属于驰名商标。2.锐王公司、王锐存在明显的侵权故意,明知前述商标为驰名商标,仍然受让并使用摹仿该商标的标识,实施被诉侵权行为。3.锐王公司的侵权行为性质包括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通过g家女包特卖、香妃时尚女包馆等多个网店及微信联系现场取货等渠道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权手段较隐蔽,蓄意逃避被追究侵权责任。4.路易威登在一审中已提交证据证明其合理维权开支高达125000元。可见,一审法院判决锐王公司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万元明显过低,应当予以纠正。本院综合考虑前述因素,以及被诉侵权行为的销量以及销售单价、锐王公司被诉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被诉侵权产品的利润率、路易威登为本案支出了合理维权费用、关联案件的情况等因素,酌定锐王公司、王锐赔偿路易威登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50万元。路易威登关于一审判赔数额过低的上诉理由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至于锐王公司、王锐上诉称其从他人处受让被诉侵权注册商标,不存在主观恶意,一审法院判决赔偿的金额过高的问题,本院认为,如前所述,锐王公司、王锐受让前述商标时,路易威登 “”商标已为驰名商标,锐王公司、王锐明知使用该商标会侵害路易威登的商标权,仍然受让该商标并实施被诉侵权行为,主观上具有明显恶意,故其前述抗辩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路易威登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锐王公司、王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五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民初1211 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民初1211 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7)粤73民初1211 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路易威登马利蒂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500000元;

四、驳回路易威登马利蒂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0050元,由路易威登马利蒂负担1250元,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负担8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50元,由路易威登马利蒂负担1250元,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负担8800元。路易威登马利蒂已向本院预交二审受理费3100元,其多预交的1850元,由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迳付,本院不另行收退。广州锐王皮具有限公司、王锐已预交二审受理费6200元,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向本院另行交纳二审受理费7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肖海棠
审  判  员   肖少杨
审  判  员   喻  洁

二〇二〇年九月三十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法 官 助 理  宋薇薇
书  记  员   谢宜桐

附件:被诉侵权商品实物照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正尚律和立场)


正尚简介

正尚律和集团成立于2011年,总部设在北京,是一家集客户开发,科技开发,法律服务,调查服务于一体的大型技术创新和商业竞争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致力于向全社会提供知识产权确权,维权等知识产权全产业链服务和以大型商事法律服务为核心的一站式,多方位,多维度的解决方案和深度服务。

区别于传统法律服务机构以诉讼为核心的单一服务模式,正尚律和集团成立了四家大型的独立机构,采用“四轮驱动”的模式,分别深耕“销售”、“科技”、“法律”、“调查”领域,服务于企业在知识产权创新保护和商业竞争中不同方面,不同层次的需求。